青岛新闻网 > 舆情频道>首页舆情图片> > 正文

离职员工心里的华为 真话:加班洗脑再加班

来源:东方头条 作者: | 责任编辑: 2017-09-08 17:00:07


    加班:简单粗暴的时长考核模式

    说实话,入职前我对加班一点不觉害怕。毕竟,业界加班并不只是菊厂一家,菊厂内部也不是所有项目组都加班成魔。有些项目如我之前所在的项目组,由于是个重组后的备胎项目小组,也因为接了新项目后还处在评审与预研阶段,并没有多少自愿的加班。但是菊厂的九点上班(试用期没有申请外出公干都是八点),一二四八点半(周一周二周四下午八点半下班)以及月末周六加班(可换调休或拿加班工资)是亘古不变的。

    加班无非两种,一种是活儿干不完自愿加班,另一种就是我这种活儿干完还硬要坐在位子上直到八点半(其实也可以甩手走掉)。菊厂对这样的解释大概是,大公司人多,用加班这种方式进行考核最直接、最简单粗暴。我竟无言以对。毕竟用写的代码行数多少,活儿产出质量高低这些并不标准的标准来判断,会直接或间接地引起员工的不满,不利于人员管理与项目质量维护。而加班这种简单粗暴的时长考核模式,算是一把标尺,借此衡量坐在一起的员工们。

    Btw,公司加班到十点后有10元餐补,税后只够一碗面。



    环境:闷可见骚

    在研究所内,工作监管比较严格,不过场地较为宽敞舒适,很多人还是能坚持坐到八点半或者自愿加到更晚。而在外场合作方办公的我们,由于天冷天热要开空调,常常不开窗户,一但有人食用热饭菜,办公室立马弥漫着一股酸臭味,加上拥挤的工位(一长桌子上面紧挨着摆放电脑物品),整个办公空间过于压抑闭塞,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也就没有什么愉悦的心情来创造(工作内容也鲜少是创造)。

    一天最快乐的莫过于吃饭时间。然而外场鲜有可以下肚的饭菜(不像基地两大食堂,卫生与种类都有保障),这估计也是很多公司的通病。吃完饭散个步,一人找个地儿(一般在工位下方)撑一张折叠床,中午睡一个小时满血复活后继续干活。

    Btw,合作方的同事们都觉得菊厂的汉子们是大闷瓜。其实是大家都不爱扯犊子,怕扯多了被领导“刮目相看”。不过,在年会上某些同事的表演确实让人刮目相看,风骚尽显。尽管刚进部门时隐隐觉得气场不对,还是在心里提醒自己可能工作就是这样呢,于是在闷可见骚的环境里硬是呆了大半年,可憋死宝宝了。


    入职第一个星期是大队培训,无非是给新人套一些精神上的镣铐。然而几乎每个决心来菊厂的人都有心理准备,所以实际上认不认同公司的价值观,是否愿意“奋斗”,早在每个人的心里有了答案。

    不过第一次听说要学唱菊厂的厂歌《中国男儿》的时候还是惊呆了,不说这是否是无视“中国女汉子”,单单这明末清初校园流行歌曲一副要振兴中华的模样就让人莫名有种穿越感,分分钟有想逃离穿越回现代的冲动(泪)。

    说到培训时的猛料,远近闻名的要属“奋斗者协议书”。其意思就是让你放弃带薪年假等福利,然后才有资格与其他奋斗者争取配股、更多年终奖、更好的升职机会。僧多粥少,狼多肉少,一但人人都是奋斗者,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琐碎:迷乱的邮件,冗长的会议

    关于琐碎我不想多言,毕竟是大公司的通病。

    琐碎的流程,迷乱的邮件,冗长的会议,各种逆天难用的系统(但要评出一个最爱的系统我想是术语查询系统),以及一些我觉得不合理的流程。譬如将开发人员要用到的测试所用设备绑定到开发人员名下,让员工保管,可是一旦其他部门(例如测试部)的人也需要用,那么这个设备名义上就应该从开发部转给测试部门需要使用的人。这很大程度是流程和沟通上的浪费,所以一般不选择这么做,然而找不到设备还是要完。在这种压力之下,员工可能会脑子进水想方设法不择手段把设备转给身边的懵逼同事,并美其名曰“风险分散”(这个是我yy的)。很不幸我就是那个中招的懵逼,虽然很生气,但也明白是制度的硬伤。对我而言,如果无法改变,我也不想忍受,只好自己选择离开。



    秀米油抠的(Show Me Your Code)

    并不是说公司没啥福利,虽不像合租舍友的公司平时会送送水果啊大米啊什么的,公司在每个月还是会开生日会,给当月生日的员工发礼物、买蛋糕和水果。此处吐槽一下菊厂的生日礼物预算,几乎每次都是宜家几块钱的杯子。每次看到都有一种员工是充话费送的那种辛酸感。不过在枯燥无味的下午突然想吃蛋糕的时候就有人叫去吃蛋糕还是幸福的。

1  2  3  


提示:支持← →箭头翻页

-
-

-